1. <center id="x4fl4r"><address id="x4fl4r"></address><big id="x4fl4r"></big><i id="x4fl4r"></i><optgroup id="x4fl4r"></optgroup><font id="x4fl4r"></font></center><tt id="x4fl4r"><legend id="x4fl4r"></legend><noscript id="x4fl4r"></noscript><address id="x4fl4r"></address><strike id="x4fl4r"></strike></tt><dd id="x4fl4r"><dt id="x4fl4r"></dt></dd><i id="x4fl4r"><abbr id="x4fl4r"></abbr><b id="x4fl4r"></b><noframes id="x4fl4r">
          <dd id="x4fl4r"></dd><tfoot id="x4fl4r"></tfoot><legend id="x4fl4r"></legend><ol id="x4fl4r"></ol><ins id="x4fl4r"></ins>
                • <u id="le7st9"></u><table id="le7st9"></table><option id="le7st9"></option><blockquote id="le7st9"></blockquote><dir id="le7st9"></di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星際調茶師/我也是一束陽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一個漆黑的世界,沒有快樂,沒有夥伴,沒有陽光,有的只是眼前的漆黑,望不到頭的漆黑,一個孩子在這個漆黑的世界裏蹲著,身上綻放著微弱的白光,他的淚珠在這微弱的白光下閃爍著,他的臉上寫滿了孤獨和恐懼。他的嘴在動著,好像是在哭喊,但是沒有聲音,無奈,他只好低下頭,一個人讓眼淚默默地流。著便是星際調茶師之前的內心世界,那時,我一直將這個小孩囚禁在我那漆黑的世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天,很冷,空氣裏飄著寒氣,毛毛細雨在天空隨寒風起舞,很美。我坐在窗前,欣賞著這我才適應的環境—細雨隨風飄的世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知道有多久了,我只知道,時間過地很快,但窗前的細雨像是迷戀上了我一樣,一直在窗前,不曾離去。日久生情,我似乎也迷戀上了窗前的細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天早上起來,我都要拉開窗簾,同窗前的細雨請早,它也很熱情。不知不覺中我已經迷戀上了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月似乎已經過去了,我同著窗前的細雨已經相處了一個多月了吧。我望著它笑,以爲它會一直陪著我,在這窗前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天,同樣的早晨,細雨仍在窗前陪著我。時間過的真的好快,它趁我埋頭看書時,悄悄地從我的書中溜走。我沒曾想過,那天細雨會不辭而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天,異樣的中文,一束陽光透過窗戶射進我的房間,接著,越來越多,我感到我的瞳孔在無節制地收縮,書被陽光照得反光,我望向窗外,細雨已經不見了蹤影,只有被陽光裝飾的世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房間裏,被陽光照的暖洋洋的,還反著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這是一個光亮的世界,沒有寒冷,沒有孤獨,沒有漆黑,有的只是眼前美麗的景色,充滿歡樂,幸福的景色。之前被我囚禁在我內心漆黑世界的小孩在那一刻看到了陽光,聽到了聲音,在那一刻,他開始朝著陽光跑去,直到跑出我那漆黑的內心,從那一刻起,他告別了孤獨,因爲他有了夥伴;從那一刻起,他不再流淚,因爲他找到了快樂;從那一刻起,我也解放了我自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內心的黑暗,一直存在,同樣,內心的陽光也在照耀著,至于我們能否看到,只是我們內心的選擇。告別漆黑的內心世界,步入陽光的聖堂,便可以笑對人生。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冬日的蕭索早已隨著二月初春的到來而失去。空留下淩晨的寒霜,紛紛飄零的鵝絨與寂寞孤單的陽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滴答滴答”光禿禿的樹枝上托著滿滿的白雪,現已有些消融成水了。穿著厚厚的棉靴,將我與烏黑的冰,潔白的雪徹徹底底的間隔了。陽光太過于孤單,太過于弱小,畢竟他只是一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月的天氣是最讓人期待的了,春冬的爭奪讓我清楚的看到了他,感受到了她給我的溫暖。白雪落地就會在人的腳下變成深邃的水混著不甘的冰。市中心的一處十字路口上,有幾位年輕的姐姐身上穿著笨重的羽絨服,手上拿著一個個小紅旗。協助交警管理著絡繹不絕的騎電動車或自行車的行人。有許多人都是趕時間去上班的人,他們身上都穿著羽絨服,都記挂著家人的關心,背負著一個個家庭的希望。但是手上的手套卻無法抵禦習習吹來刺入骨髓的寒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一個一直被我忽略當作路人的大姐姐,身後有一張桌子,上面擺滿了暖手寶。那位大姐姐就不斷的拿起暖手寶不斷的遞給來來往往的路人,就算是多跑兩次也會盡可能的的送到每個路人的手中。讓他們感受到如同陽關般的溫暖,我靜靜的注視她拿暖手寶穿梭忙碌的身影,給予陌生行人片刻溫暖的身影,忽然覺得她是這冬日中的一束陽光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些猶豫不決,我可不可以去幫助一下她呢?我可不可以和她一起給予他人溫暖呢?她可以做到的爲什麽我不可以呢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一定也可以成爲和大姐姐一樣給予他人溫暖的陽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終我還是下定決心---去幫助她。我慢慢的向她走去時心中思索著怎麽和她說,她真的會讓我幫忙拿暖手寶給路人嗎?走到她面前,終于鼓起勇氣“弱弱”的對她說:“大姐姐你好!我能不能和你一起送暖手寶給他們呢?”說完後我的頭瞬間低下,感到耳朵有燙燙的感覺。就在這時耳邊傳來很動聽溫暖的聲音:“你確定?這會很累哦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聽到後堅定的擡起頭回答道:“我一定可以做得好。”我馬上就投入到送溫暖的行列。不斷地忙碌中,我不在感到寒冷了。冬日中的陽光也不再孤單,不再寂寞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爲星際調茶師也是一束給人們送去溫暖的陽光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1